星空论坛--防城港,每天绽放新精彩!

 找回密码
 一分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75|回复: 1

易安居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3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的记忆定格在月满西楼,任晚风吹散花香,飘零落絮,无声地随江水流逝。岁月的雪笔染出鬓发的苍苍,时光的雕刀刻画老泪的纵横。凭栏处顾盼的身影,依昔正恁凝愁?

  

  栏杆拍遍,敲醒了记忆,却拍碎了痴心。溪亭的鸥鹭仍缱绻荷田,那一叶扁舟却早已在闲池孤寂地朽化。任落叶埋葬,一起埋葬的还有年少吟赏烟霞的雅兴、沉醉迷路的旖旎。

  

  雁字回时,唳断长空。红藕香残,玉簟凉秋。一如灯影恍惚的离魂,茕茕孑立。再多的寻寻觅觅,却还是无法改变凄凄惨惨的自己。

  

  欹枕凝眸,乍暖还寒。一夜的雨疏风骤,一夜的辗转反侧。那度秒如年的离骚点点滴滴,一如天空承载不了云层的重量,也化作阵阵细雨淋湿了一代女词人的心。

  

  熬过了漫长的雨夜,日上帘钩,却无意从红被中起身。想要寻觅一种沉睡抑或沉醉,不是为了放纵自己,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起。可梦里的记忆却更加清晰,溪亭在日暮里醉卧,凤凰台在玉箫声中酣睡,只是故人却那么模糊,模糊到抓不住他的手,看不清他的脸。

  

  梦断时分,记忆却断断续续地连成一片,似一杯注满胆汁的美酒,却叫人不得不和着泪水去饮。

  

  放眼望去,绿肥红瘦,满院黄花堆积。一如黄花般憔悴的容颜,空对着奔腾不息的江水。江虽急,却流不掉别离的记忆;舟尚大,但载不动相思的愁绪。镜台处布满蛛丝,宝奁上尽是灰尘。悦己者不再,淡妆浓抹也就毫无意义,任钗落发散,容貌枯槁。人生难道不也这样吗?

  

  日月相逐,将孩童变为女子,又将女子转为少妇,最后却又将少妇折磨为孤独的老妪。一切本是从无回归到无,只是兴冲冲地来,转眼却要满怀怅恨伤感地离去。这过程宛如波涛汹涌的大海泛起的一朵浪花,没有人会在意,也没人会去追忆。

  

  亘古的星辰就像一个无情的旁观者,洞悉着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却不曾将它的光辉投到脆弱的心上,更不曾温暖过滑落衣襟的泪水。

  

  伴随着清霜的蹂躏,最后一片梧桐叶陨落。香冷金猊,一代女词人也如那最后一缕瑞脑香一样消散在了一片寂静之华代购中。只是在她闭上眼眸那刻,苍天却依然没有抚平她的沧桑,收拾她的悲伤。

  

  易安居士,却难以安居。李氏清照,却无一缕清辉照亮她守望的孤影。曾经的她看梅花会沉醉,会落泪,会心碎,会不忍面对。在人生的舞台上,她也如一枝雪梅,孤独地绽放,默默地忍受,只是万千轮回中又有谁辨清了那花瓣晶莹处是雪水还是泪水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一分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防城港星空论坛  

GMT+8, 2017-7-28 12:3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